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老乡鸡、老娘舅都折戟,中式快餐难寻“第一股”

时间:11-30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66

老乡鸡、老娘舅都折戟,中式快餐难寻“第一股”

镜观台(ID:JINGGUANTAICN)原创文丨李 欣编丨谢中秀老娘舅也“撤”了。11月13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官网显示,老娘舅餐饮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老娘舅”)的上市进程已被终止。这些年,在冲击“中式快餐第一股”的路上,“撤回”的也不止老娘舅一个。2023年8月末,中式快餐品牌老乡鸡从上交所申请撤回了招股书,终止了长达一年多的上市排队进程。目前仍在排队争夺“中式快餐第一股”的,仅剩下3次向港交所递表的乡村基。只是乡村基最近一次——4月6日向港交所主板重新递交上市申请,至今没有更新消息披露。而按照港交所IPO流程,若递表6个月以内没有通过聆讯,就需重新递表申请上市。如今距离乡村基的“6个月之期”也不远了。2022年起,餐企掀起又一次上市潮,其中中式快餐赛道的参与者最多。老娘舅、老乡鸡、乡村基等都陆续宣布IPO,争夺“中式快餐第一股”的桂冠。只是如今看来,资本市场并非中式快餐企业的应许之地。“中式快餐第一股”迟迟不开奖的背后,有政策变动的影响,也受到整个餐饮行业属性的擎制,更与自身商业模式、业绩表现等息息相关。在菁财资本创始人葛贤通看来,餐企上市难的背后,一方面是现阶段上市政策收紧;其次,中国餐饮企业真正发展沉淀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不少企业“大而不强”,或者仍限于局部区域市场,还有不少企业的内控和规范性等也有待加强。“过去在A股上市的企业很少,港股相对多些。但是复盘看,能够长期表现好的餐饮股票屈指可数,这也加深了监管审核部门的担忧。”葛贤通补充表示。伴随着招股书的披露,中式快餐企业的“短板”也显现出来。比如老娘舅、老乡鸡和乡村基都被指,区域过于集中,盈利能力存疑。目前老娘舅门店总数为391家,但多分布在浙江、上海、江苏、安徽四个省份/直辖市;老乡鸡门店数已超过1000家,但仅覆盖8座城市,且大部分新增门店仍然开在安徽省内,“乡村基”的餐厅绝大部分位于重庆及四川。招股书也显露,老娘舅自身业务模式带来毛利率低的情况,盈利能力也弱于同行。兜兜转转多年,“中式餐饮第一股”的争夺仍在继续。乡村基仍在港股排队,而有报道称,老娘舅内部仍然在朝着“2025年完成上市”的目标努力。不过,市场残酷,谁能争取到中餐“第一股”,仍要时间给出答案。走不出“区域限定”?在浙江湖州读书的星星,是老娘舅的常客,她称喜欢吃老娘舅的自己是“舅门”一员。“买了月卡后可享受周五晚上的会员活动,套餐只需要半价,一顿饭有菜有肉能低至15元左右。平时单点几个菜,作为学生也可以接受。”星星介绍道,“除了性价比高、口味也不错外,老娘舅就开在我们学校里面,就餐也比较方便。”家住浙江的图图也表示,老娘舅的餐品比较符合自己“江浙口味”,“公司举办集体活动点外卖时,就经常会点老娘舅,感觉比较实惠。”来源/视觉中国正如上述二位所言,中式快餐老娘舅通过为大众消费者提供以江南口味为特征、米饭套餐为代表的餐品,已成功俘获了一批消费者。但仅靠“舅门”,似乎难撑起老娘舅的IPO。根据招股书披露,2019-2021年,老娘舅营业收入分别为12.22亿元(人民币,以下未标注则同)、12.07亿元和15.25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517.46万元、2070.75万元、6299.22万元。在毛利方面,老娘舅也被外界指业务模式不成熟。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老娘舅综合毛利率分别为17.76%、14.58%和16.40%;到2022年6月,已经降低至12.32%。横向与西安饮食、同庆楼、老乡鸡等相比,老娘舅的毛利率明显逊色于同行业公司。对于毛利率低下的现实,老娘舅解释称,系产品定价较为亲民,门店端的租金和薪酬等成本较高,公司营业成本中也包含外卖业务相关的骑手配送费等。但短期内,老娘舅压缩成本提升毛利的阻力也很大。无论是原材料成本、用工成本还是租金成本,想要找到压缩“三座大山”的空间,或仍需费一番心思。更令市场怀疑的是,“老娘舅”们似乎走不出“舒适区”。招股书显示,截至2022年上半年,老娘舅门店总数为391家,较2019年的295家增加96家,且门店多分布在浙江、上海、江苏、安徽四个省份/直辖市的社区商业体、商务商业体及交通枢纽等附近。其中,在江浙沪之外,老娘舅仅在安徽有6家门店。老娘舅“走不出长三角”的问题,同样存在终止IPO的老乡鸡身上。尽管老乡鸡门店数已超过1000家,但因门店仅覆盖8座城市,且大部分新增门店仍然开在安徽省内,也一直被质疑“难挣脱区域性束缚”。此外,老乡鸡在IPO期间,还曾因员工社保问题被卷入舆论争议中心。据报道,在2022年6月之前的三年中,老乡鸡累计有1.6万名员工未缴纳社保。证监会在对老乡鸡上市文件的反馈意见中,也“拷问”了包括实控人行贿、食品安全、关联交易、劳务用工等多种问题。在港股“乘风破浪”的乡村基境遇亦然。已三次向港交所递交上市招股书的乡村基,因坚持直营的重资产经营模式加上较低的客单价,一直被外界诟病负担过重。且2020年,乡村基交出“亏损242.4万元”的净利润数据,而同年同赛道的老乡鸡和老娘舅依然在逆势中保持盈利。而基于此,乡村基盈利能力欠缺的论调也频出。“第一股”难寻“老娘舅”们轮番冲击“中式快餐第一股”背后,是自2022年起,餐企掀起的又一次上市潮。此次上市潮中,品类多样,品牌众多。火锅品牌中,捞王和七欣天先后递表,休闲餐饮品牌门店中绿茶餐厅也公布了招股书,达美乐比萨在中国内地及港澳地区的独家总特许经营商达势股份也随其后冲击IPO,麻辣烫品牌“杨国福”也递表寻求上市。其中,中式快餐赛道的参与者最多。除了老娘舅外,中式快餐品牌老乡鸡、乡村基都陆续宣布IPO,来争夺“中式快餐第一股”的桂冠。对于餐企拥抱资本化的选择,葛贤通分析认为,“客观上来看,是很多餐饮企业的体量够大,营收利润可观,符合上市标准。从主观上来说,餐企行业竞争日趋激烈,企业想在竞争中取得优势地位,上市便是一个很好的手段。特别是如果同行已经有上市的,那自身上市的紧迫性就更高了。”“最后,前几年不少餐企都得到了一定的财务投资。来自投资人的压力,也逐步使得上市成为一个自然而然的结果。”葛贤通表示。另一个促使餐企加速资本化的原因,或是剧烈转变的外部环境。2020年前,大多数餐企更习惯依靠现金流扩张,在融资方面也相对便利,风险不高,因此许多餐企对资本市场兴趣不大。但2020年之后,在外部环境的剧烈影响下,现金流承压成为行业共同现实,抗风险能力充满不确定性后,餐饮行业才又看到资本对于发展的重要性。上市甚至成为“曲线救国”的方式之一。西贝便是态度转变的代表餐企之一。据媒体报道,2020年2月,在外部环境影响下,西贝创始人贾国龙首次对外求助,称“若当时无法正常营业,公司账上的现金流撑不过3个月”。而后在2023年的新年贺词中,西贝创始人兼董事长贾国龙定了三年后的目标。他向两万余名员工表示,西贝计划在2026年完成IPO上市。而此前,西贝曾是放言“不差钱的,永不上市的”代表之一。来源/视觉中国此外,2022年12月13日,在一场餐饮行业交流会上,西贝副总裁宋宣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访问时也提到,西贝确实也曾面临资金吃紧,这是公司改变对资本看法的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是西贝对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未来想在供应链、物流、门店等方面做得更好,确实需要更多的钱。”在餐企冲击上市的号角之下,老娘舅、乡村基、老乡鸡们也陆续向“中式快餐第一股”发起冲击。首先行动的是乡村基。资料显示,2022年1月,旗下有“乡村基”和“大米先生”的中式快餐品牌乡村基在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只是值得一提的是,这不是乡村基第一次冲击资本市场。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0年9月,乡村基曾于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过一次,但2016年却因各种原因无奈从纽交所私有化退市。时隔六年后,乡村基再次IPO。而乡村基的港交所上市进程也并非一帆风顺。2022年1月递表进展不顺,2022年7月乡村基又更新了招股书,再到2023年4月,乡村基第三次冲击IPO。随后,便是老乡鸡。2022年5月19日,又一中式快餐品牌老乡鸡预披露了招股说明书,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老娘舅则是在2022年6月向上交所提交了招股说明书。出路何处寻?“中式快餐第一股”的争夺战,理想丰满,现实却极为骨感。2023年8月,老乡鸡撤回了招股书,终止了长达一年多的上市排队进程。两个月后,2023年11月,老娘舅也撤回上市申请。今年10月,贝多财经报道,乡村基在港交所递交的上市申请材料再次“失效”,已经无法正常查看或下载。三次冲击港交所上市的乡村基,IPO之路也仍充满了不确定性。“第一股”难出结果的背后,一方面与A股市场IPO阶段性收紧关系密切。2023年2月17日,中国证监会发布全面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相关制度规则。4月10日,10家主板注册制首批企业上市交易。至此,中国资本市场正式迎来“全面注册制”时代。此后,A股IPO进一步收紧。有长期关注餐饮、食品领域的投资人也谈到,“从去年到今年的整个IPO反馈来看,餐企到A股去上市的难度加大,这也是许多品牌转战港股的原因。”来源/视觉中国不过,在多种因素叠加下,如今到港股上市的难度也在增高。安永发布的《2023中国内地和香港IPO市场报告与展望》中显示,2023年全年,预计港股市场共61只新股上市,同比下降19%;筹资额为413亿港元,同比下降59%。另一方面,餐饮企业本身的盈利能力也颇受怀疑。从招股书来看,“老娘舅”们的盈利能力并不稳定。乡村基此前两次向港交所递表,最后都因为业绩起伏不定而未获成功。招股书数据显示,2019-2022年,乡村基的营收分别为32.57亿元、31.61亿元、46.18亿元和47.06亿元;净利润则分别为8270.2万元、-242.4万元、1.09亿元和3083.8万元。“中式快餐第一股”的争夺战扑朔迷离。老乡鸡于8月撤回上市申请后,10月底有消息指出:折戟上交所后,老乡鸡最快将于11月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转赴港股上市。但随后,新浪财经等媒体援引老乡鸡方面回应表示:(赴港上市)系假消息。贝多财经报道乡村基招股书“失效”时也指出,在“失效”后的3个月内补充最新财务资料,便可以继续上市流程。为了突破“区域性束缚”的限制,老娘舅们也在积极拓宽势力范围。老娘舅就在招股书中称,“未来将立足长三角,放眼全国,持续性进行门店扩张。”老乡鸡在招股书中也明确,计划未来3年内在上海、南京、苏州、深圳、北京、武汉、杭州、合肥、芜湖和六安等10个重点城市新开设700家直营门店。但“走向全国”并不是那么容易,老娘舅也坦言,“公司面向长三角以外地区经营拓展的能力,尚待进一步验证。”“中式快餐第一股”的争夺战仍在继续。只是资本市场并不宽容,“老娘舅”们也需要花更大力气来证明自己,才能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这不是一场轻松的“战斗”。参考资料:《西贝想上市,时间不多了》,来源:19号上商研社;《乡村基在港交所招股书再“失效”:业绩波动明显,李红为掌舵者》,来源:贝多财经。*题图及内文配图来源于视觉中国。*文中星星、图图为化名。*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